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馬林之詩 txt-第六百八九節:願(二)熱推

科幻小說 / 5 3 月, 2021 /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此间事毕,马林特意还与拉格洛夫·典德尔和安托万见了一面,安托万看起来有些憔悴,从拉格洛夫那儿,马林知道安托万唯一的儿子战死在了斯武普斯克,对于这件事情,马林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
在讨论了北方主义与这个国家最近的关系之后,马林给他们安排了接下来一年的补给,北方王国这一次的损失过大,王太子丹尼尔屁股下的位置只怕不大稳固,评议会什么做马林不做了解,无论是落井下石还是拖上一把,对于马林来说都是无所谓——以马林的脾气,没有杀光这些废物都是看在那些想要补天裂的士兵们份上。
只要人民还相信这个国度,马林就不准备做那恶人。
见过两位,马林又和老哈格尔贝里见了一面,让露露跟着玛雅回雷根斯,马林准备回东部。
其间还见过莫威士家的国王陛下,这个老头表示他的妻子三天之后就回来,听说马林在这里,特意让他来留马林。
从歌德的表情里,马林发现这个中年人脸上的好奇心,应该是对他的妻子为什么要找马林而好奇吧。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想到这里,马林决定留在这里再等三天,同时让灵界信使给林贤者传信。
林贤者那边也飞快的回了信,表示没问题,同时表示再过两天就会到达广州外海的有人都市岛上,到时候他会给马林坐标,让马林直接过来。
据说海的对面就是整个东部人类世界最大的黑区,而为了避开这一区域,泰南人与这一区域隔了几乎有一省之地。
马林当然非常满意于新坐标的到来——之前马林还在想如果离得太远,到时候他过去是不是得自己一个人摇着小船走了。
话说回来,有了三天假期,马林也就分别在三处休息了一天,第三天见的是玛蒂尔达与洁茜卡。
玛蒂尔达的孩子是一个健康的男孩,马林抱着他的时候,这个小崽子总是想要咬马林的脑袋,可以说是非常的天生反骨仔。
不过马林还是喜欢他……毕竟,这是他与玛蒂尔达的孩子。
至于洁茜卡的孩子,非常意外是一个女孩。
这让洁茜卡都快怀疑起她碰到的那些到底是谁,不过在马林的安慰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下,洁茜卡觉得有可能这是平行世界理论的一环——她之前见到那几个孩子都说她们的先祖是洁茜卡的孩子。
但他们也没有说这个孩子是儿子啊。
如此的劝慰之后,马林陪着玛蒂尔达与洁茜卡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玛蒂尔达与洁茜卡和以前一样,对于这满桌的肉食非常满意。
在入睡起,洁茜卡这个神经大条的狼姑娘先行入睡,玛蒂尔达叫住了马林,用非常难过的微笑看着马林:“我应该怎么称呼你,我的爱人。”
“你在犯什么傻。”马林笑着问道。
“法耶她们都没有感觉到你身上的变化,这不怪他们,她们不是法师就是萨满,要不就是像洁茜卡这样的笨蛋,而我……我闻到了你身上的神性味道,你突破了那面墙,马林,我的爱人,我这么叫你的时间还能有多久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是一辈子……”马林伸出手拥抱了玛蒂尔达。
的确,玛蒂尔达是马林最担心的,别的女孩都没有那么高的灵感,但是玛蒂尔达不一样,她是忠贞的信徒,她对于神明的感知远高于她的姐妹们。
而令马林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玛蒂尔达嗅出了味道。
没有被马林的花言巧语所欺骗,玛蒂尔达瘪起了嘴,大耳朵狐狸死死抓住了马林的手。
“我不想你离开我,成为神明也许可以拯救世界,但是我们怎么办……”玛蒂尔达看着马林,说着大逆不道的话语。
在马林的眼里,这只小狐狸的灵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泯灭。
“你在失去信仰,玛蒂尔达。”马林伸出手拥抱了玛蒂尔达:“你忘了你家族的荣耀了吗。”
“我的家族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这个姓氏可以交给随便一个人,而我与我和孩子却只有你了。”玛蒂尔达伸出手抚摸着马林的脸:“我总是听法耶说,马林你会成为拯救这个世界的人,我们的后代都说他们忘了你……如今一看,你一定是成为了神明,只有这样,未来才会失去神明与邪神的记录,你牺牲了一切救下了世界,你是大英雄,但是我们呢。”
“玛蒂尔达,如果你有能力改变这一切,让混沌不再染指这个世界,让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后代不再因为百年一次的亡潮而流尽鲜血,让我们这个世界与我们这个宇宙不再被混沌所侵蚀……你会怎么做。”
玛蒂尔达听到了马林的提问,这只大耳朵狐狸先是笑,然后笑着笑着又哭了起来。
她身上的灵光再度重燃,而且燃烧的比以前还炙热。
“你永远都是这样,永远都想做文明的灯塔,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天开始,你是不是就想着这一天,你要做最大的英雄,最大的,也是最无名的英雄。”
“如果可以,我想流芳百世,但是现在看起来情况不允许……对不起,玛蒂尔达,也许到时候连你们都会忘掉我,一定要和孩子们好好活下去……”说到这里,马林也没能再维持住笑容,苦着脸的马林低下头在玛蒂尔达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我不会忘记你的,哪怕有那么一天,规则逼迫我忘掉你,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的爱都将会是你的。”玛蒂尔达笑着环抱住了马林的脖子。
“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我来养大这个孩子,让达达米亚有一个弟弟或是妹妹。”
“单亲家庭会非常辛苦的。”马林伸出手抹着玛蒂尔达眼角的泪珠。
“我愿意。”大耳朵狐狸非常骄傲地说道:“也许到了那一天,因为规则,我们姐妹之间甚至会忘了我们的孩子有同一个父亲,也许我们之间不会再有友谊……但是我依然想要第二个孩子,因为这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这是我能够为你做的唯一的事情,求求你,马林……我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马林心中的千言万语最终也只能凝结成两个字。
抱着玛蒂尔达走进睡房的时候,马林看到了坐在床上的洁茜卡,这只狼姑娘还和以前那样,看着马林在笑:“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
“我有一个神明作为丈夫,我本应该高兴才对的。”说到这里,这个狼姑娘号啕大哭。
马林不得不转而安慰起这只狼姑娘,直到被迫与其签下和玛蒂尔达同样的约定。
“为什么,如果我不见了,你们的生活也许会非常辛苦,你们和法耶,和瑞沃她们不同。”马林担心玛蒂尔达与洁茜卡未来的生活。
“我可以去做佣兵,我会努力变强,养大伊芙琳与她的弟弟或是妹妹,不用担心,马林先生。”洁茜卡的脸上满是骄傲的泪水:“如果我们真的只能面对永世分离的结局,请一定不要让我的愿望落空,好吗。”
马林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不过也请你们相信我,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让你们忘了我。”
“我相信马林你说的话。”玛蒂尔达说完坐到了洁茜卡的怀里:“我们都希望有那一天。”
“……会有那一天的,我发誓。”马林用力点了点头:“离最终之战还有一段时间,我会在东部人类世界那边寻找一线希望,相信我。”
我绝对不会令爱我的人失望,这是箴言。
………………
睁开眼睛,安娜有些踌躇,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马林。
昨天晚上她见过了法耶,她的这个女儿看起来是那么幸福,幸福得令她这个母亲有些手足无措。
她要怎么说呢,难道要告诉她的女儿,这个马林有着一个完全不同于他生理年龄的灵魂?这怎么可能啊,马林对她这么好,法耶怎么可能会放弃他呢。
她与他,是安娜有生以来见过得最恩爱的两个人。
比她与歌德还要恩爱,哪怕他有着比歌德还要多的红颜知己。
从床上起身,安娜在镜前穿好了她的常服,歌德还在睡,身为一个国王,他总是很晚才睡,今天应该是没有别的事情,他才会睡得这么好。
让他睡吧,下午的时候,马林就应该会过来,到时候,安娜会和马林讨论一下他身上的命运。
如果那个女人真的准备让马林成为拯救这个世界的救世主,那么马林到底会付出多少代价呢?
一定会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吧。
我的女儿,希望你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面对你身为寡妇的未来……如果在那个时候你还能坚持你对马林的爱,我会无条件的支持你。
如果你不能,那我也可以帮助你。
然后,我会带走你的孩子。
因为那个时候的你,将不配成为这个孩子的母亲。
因为你背叛了你最不应该背叛的人。
我会以你为耻,我的女儿。
起身,安娜来到门边,推开门,莲娜已经在门外就位,安娜扭头看了一眼歌德,发现他还在睡。
“很久没有看到歌德这么晚还没有起床了。”莲娜微笑着轻声说道。
“是啊,不过偷得浮生半日闲,也好。”安娜说完,抚摸了一下她的腹部。
不知道法耶是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只可惜,这个孩子,终究还是来晚了,不过想来不会有事的,毕竟,这个孩子可以依靠的人多了去了。
………………
歌德坐在椅子有些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昨天晚上睡的时候,他作为国王陛下是做了明天一早就起床就工作的,只不过这一觉睡醒,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世界——这座城市里满是大毁灭之前的建筑,人们穿着与歌德所知的大毁灭时代之前的差不多样式的衣物。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类里面有泰南人,也在西部人类世界中的诸族。
歌德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类为什么会对他穿着的睡衣视而不见,但是考虑到他看到有人穿着比灰街的姑娘们还暴露却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行走……这是什么时代?
这是什么鬼地方?
这两个问题困扰着歌德,直到一个小孩子和他的同伴们在欢笑声中跑了歌德的眼前。
绝对不是家养妖精,是和马林父系血脉并不多的模样,非常奇怪。
方耳朵……马林……这里到底是哪里?
带着疑惑,歌德突然看到他眼前远方的高墙上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先生们,女士们,早上好,欢迎收看卡特堡早间新闻。”
屏幕里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小子,看着他的脸,歌德皱着眉头——因为他感觉在哪儿看到过这个小子。
等一下,好像是那个叫罗根的小子?
对,的确像这个小子,毕竟他可是全希德尼的表弟啊。
歌德一边感觉,一边听着这小子地自言自语。
对了,早间新闻是什么鬼?
“昨天晚上在新十一区里,我们可爱的新移民之间又一次爆发了冲突,该死的中央公国死人乐透又一次开奖,因为满打满算一共死了七百一十九人,而那个狗屎乐透最大人数只支持三百人!我看你们全都要赔钱!”
歌德有些疑惑,怎么连死人也有乐透……等一下,乐透是什么鬼?
希德尼的国王的问题得不到解答,他只能继续看着屏幕里的年轻人继续他的夸张表演。
“今天新十一区与附近的三个区都将进入红色警戒状态,卡特堡机动警队已经派出了所有力量,希望那些家伙能够活到明天,因为机动警队在昨天晚上损失了至少三位警官,我敢肯定我们了不起的警官们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歌德看着屏幕里的小屏幕上,穿着他不认识的防具,拿着大枪的所谓警官们正坐着会飞的……那应该不是棺材吧?
反正是金属疙瘩,这东西竟然能飞,还能装那么多人?
“说回中央区,我们的小可爱市长会在今天下午发表谴责,可别以为这是场面话,豪斯家的小姐说话掷地有声,那些挑起新移民之间械斗冲突的家伙们听好了,快一点去给你们自己订好墓地吧,因为我敢肯定最近墓地一定会因为你们的死亡而供不应求的!”
这个小子说到这里,画面里出现了一只羊,歌德看着那只羊傻了眼——这羊姑娘怎么也像马林,尤其是那眼角。
这是该死的什么世界?
歌德正准备站起来,却发现屏幕里出现了另一个和马林差不多的小子。
“对了,我这儿还有一个新消息,我们的莫威士陛下今年刚刚好成年了,雷根斯堡的大人物们正在考虑他的婚约对象,不过这事应该不归我们管,毕竟我们是卡特堡自由市。”
说到这里,这个年轻人起身指向了屏幕:“今天的自由市还是那个自由市,我们的警官和我们的帮派小子们依然相爱相杀,而我是你们好兄弟多明戈!和我一起开始收看详细早间新闻!”
屏幕变成了这个年轻人嘴里的新闻,歌德皱着眉头。
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我在未来,那么这个未来是怎么一回事,而我又要怎么才能够回到我的时代。
最重要的是……该死的马林他到底干了什么?!
该死的老婆多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你这个混蛋!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