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px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巫女的時空旅行 ptt-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紫氣東來一熱推-5897a

玄幻小說 / 5 11 月, 2020 /

巫女的時空旅行
小說推薦巫女的時空旅行
李元蒙获得了影坛奖项的大满贯,成为世界级巨星。他在获得国内影帝的颁奖台上向苏青霓求婚了,两人在影迷们的祝福下步入婚姻的礼堂。
苏青霓在这个世界生活得极为开心,因为有人相伴,下一次两人再见面却不知道是哪个世界了。
穿越者—遊戲王的傳說 暗舞天日
……我是又进入一个世界的分界线……
苏青霓醒来后就呵呵哒了。
这一次她又穿越成了男人,但这不是让她呵呵的原因,而是这个原主的身份以及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有个非常出名的名字:红楼!
元陽道君 劍扼虛空
原身的身份:冯渊!
对就是谐音“逢冤”,被薛蟠打死的那个短命鬼!
如今的冯渊正是被薛蟠打死了,身体被苏青霓所占,冯渊的魂魄懵懵懂懂地站在一旁。
苏青霓一挥手将冯渊的魂魄收了起来。
陰陽歡喜禪 跟上帝談判
權少心尖寵:老婆,生個娃 南門煙
这既然是红楼的世界,有神仙存在,对苏青霓的限制就比较少,苏青霓有五分之一的元神都进入了这个世界,能够使出天仙等级的实力。
摸了摸脑袋上的伤,苏青霓偷渡了储物袋出来,从里面拿出了一颗疗伤的丹药,喂进嘴巴里。
这具身体实在太弱鸡了,如果不赶紧治疗伤,怕是苏青霓又得去寻找下一具身体了。
刚刚吃下丹药,房门就被打开了,一个老者端着药碗走进来。看到苏青霓苏醒了,老者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我的小爷啊,你终于醒了。”
听到老者的哭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赶紧跑过来,看到苏青霓清醒,他也哭了出来。
苏青霓从冯渊的记忆中认出老者和少年的身份。
余生一個程延之
老者是家中的老仆生伯,少年是生伯的孙子宝柱。
红楼原文上写冯渊乃金陵一个小乡绅之子。自幼父母双亡,又无兄弟,只他一个人守着些薄产度日。被薛蟠活活打死后,便是家中的老仆上衙门伸冤,结果被贾雨村这个白眼狼判了个冤案。
文中伸冤的老仆便是生伯。
生伯自原身爷爷在时就在冯家工作了,经历了前后三代主子,对冯家是忠心耿耿。冯家原本家资也算丰厚,不过原身的父亲不懂得经营,传到原身这一代也只是“薄有资产”了。
因此家财少了,原本家中的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也就是生伯一家人留下来照顾原身。
生伯给原身做管家,他的孙子给原身做随身小厮,他的儿媳妇在家中料理家务事,儿子则帮着原身管理租出去的田地和铺子。
原身家的田地和铺子也不多,只有一百亩的田地和一个铺子,每年的收入不过百两。
“唔,少爷你可醒了。都是宝柱不好,宝柱应该跟着你一起去吧。这样就能够护着你了。”少年哭道。
“傻瓜,你去了只会多一个人受伤,让你祖父多担一份心。”苏青霓拍拍少年的肩膀,“别哭了,少爷我饿了,去让你娘给我做一点吃食。”
“哦,好,我这就去。”少年抹了一把眼泪,立刻就跑出门了。
如果水滸傳
生伯赶紧将药碗端过来:“小爷,你先把药喝了。”
我的隱身戰鬥姬
殿下太惹火 墨翎玥
“好。”苏青霓接过药碗闻了闻,便判断出了里面的药材以及药性。这药还是挺对症的,只是原身的身体实在太差,支撑不到药性挥发就死翘翘了。
“小爷,以后你到哪里都将宝柱带着。有什么事情,也能让他帮你挡着。”生伯道。
“宝柱还小呢。”苏青霓道。她很庆幸原身急切地想娶香菱进门,拿了家中的钱都不等小厮跟着便去找香菱和人贩子。否则他跟薛蟠起了冲突,死的人会多一个。
“不小了,都十四了(虚岁),而且他身子状,护着你正好。”生伯道。
苏青霓怎么可能要一个孩子护着自己,不过生伯的好意她还是应了。
苏青霓一口气将药喝完,抱住也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这个世界的养身之道就是生病受伤了只吃白粥或者就是什么也不吃,饿个两三顿。
苏青霓虽然想要吃点儿好的,但在生伯灼灼的目光下也只能喝下淡而无味还没有小菜下饭的白粥。
百味記
喝过粥,苏青霓便躺下装做养身,生伯让宝柱在屋子外面守着,他则出门忙活去了。
苏青霓躺在床上开始修炼养身功。虽然在这个世界她能够使用天仙的实力,但身体硬件跟不上啊,必须要将身体的强度提升上去才行。
就这么一直修炼到半夜,宝柱已经在屋子外间的榻上睡着了,苏青霓从床上坐了起来。
吃了丹药又修炼了几个时辰的养身功,这具身体也结实了一些,足够她出外“夜游”了。
从原身的记忆中翻出薛府所在,苏青霓朝着薛府而去。
因为苏青霓代替了冯渊,“冯渊”没有死,生伯便没有去衙门告薛蟠,薛家人也不会急着去京城。
苏青霓找到薛蟠住的院子,这人正拉着一个美貌的丫鬟嘿嘿咻咻呢。
苏青霓躲在暗处观察薛蟠,发现这个世界的薛蟠跟一些红楼同人世界中的薛蟠不一样,那些同人中将薛蟠往好了写,写的薛蟠只是憨傻容易被人糊弄,但本性是好的。
但就凭苏青霓观察,这个红楼世界的薛蟠从根子上就坏了。他是傻,却也坏。在他眼中,别人的命根本就不是命。
这样的人还有活着的必要吗?
等到屋子里面的动静没有了,苏青霓走进屋子,来到床边。
薛蟠睡得四仰八叉,赤裸的身体露出了一大半,如同肉虫一样让人恶心。
苏青霓皱了皱眉头,抬手一挥,床上的被子飞起来,将薛蟠的身体盖得严实了。
苏青霓伸出手,往薛蟠的脑袋上一抓,透明的魂魄就被苏青霓从薛蟠体内抽了出来。
薛蟠根本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魂魄还在呼呼大睡呢。
苏青霓打开地府通道,甩手将薛蟠的魂魄丢进了地府,让他进入地府进行审判,为他在阳世所犯的罪承担刑罚。
然后,苏青霓拿出了冯渊的魂魄,将其魂魄送进了薛蟠的身体。
薛蟠欠了冯渊一条命,就用他的身体和人生来偿还冯渊吧。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