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iuh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五十四章 堅持就是勝利推薦-gr45l

其他小說 / 6 11 月, 2020 /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在千钧一发之际,玛修低喝一声,将手中的十字大盾抵在地上,猛力冲撞了过去,以盾牌猛击的战技将高文险而又险的逼退,才让贝德维尔得以逃脱差点儿被斩杀的命运。
美漫的無限 雨天包子
“干得不错,玛修……不过你们没有胜算的,把盾交给我吧!”
被逼退的高文貌似是赞许的说道,但是表现得却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他几步直冲上前拉近距离,手中圣剑在一瞬间就已经重重的再度劈砍了下来!
爆发的魔力极大的增幅了他的肌肉爆发力,而且随着魔力灌输进入剑柄之中,剑柄内的拟似太阳就会发动,剑身也发出了彩色光辉,延长至可见的范围,伴随着他的顺势劈的重击动作,化作了肉眼也可见的剑气斩击!
「轮转胜利之剑」,圣剑卡文汀,尽管在传说里隐没在Excalibur的影子下,是一柄没有太多描述的圣剑,然而实际上,这柄圣剑与王的圣剑具有相当接近的威力,同样是由湖之少女所赐予的姊妹剑。
铿锵!
剑刃重劈在十字大盾上迸溅起了暴烈的火星,巨大的力道让持盾少女差点儿双手虎口震裂,手臂都发麻了,炸裂音爆迸发的冲击波,这一瞬间像是在两人之间直接引爆了一颗手雷似的!
她忍不住的闷哼一声,接连倒退了四五步的距离,每一步都在灼热的大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足印,方才勉强重新站稳。
玛修这才骇然的发现,圆桌骑士到底代表了何等程度的武力值,高文甚至不需要刻意蓄力,只是直接反手一剑劈回来,给她造成的重压就已经像是火箭反冲一般……如此短暂的时间,如此有限的距离,竟然能够随手挥出超过音波的高速斩击?!
“呜,不、不可能……”
但是即使如此,少女还是低呜着给出回应,坚定的不允许自己屈服。
“这可由不得你,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们,所以还是把盾给我吧……”高文冷声说道,继续快步上前逼近。
“玛修!小心!”达芬奇顿时下意识低呼一声,挥起长杖想要支援玛修那边。
但是她刚刚才有所分心,就伴听得一声能够穿透金石的琴弦声,真空之矢险而又险的擦着她美丽的脸庞过去,浅浅的在她光滑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如果不是美狄亚小小姐眼疾手快的拉了她一下的话,只怕就不是这么浅的一道血痕了……
在不远处的崔斯坦正怀抱自己心爱的竖琴,宛若是即将准备弹奏的乐手一般,他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倾听着什么的样子,低声的用类似咏叹调一般的语气说道:
“抱歉,两位迷人的女士,你们的对手是我……虽然很遗憾,但是这毕竟是吾王的意志,如果你们一定要挡在前方的话,我也只能够铲除你们了……所以,让我们拉开帷幕吧。”
天下男配皆外掛 風知華
“崔斯坦你……可恶!!”达芬奇紧紧咬牙,她的预感果然是正确的,局势一瞬间居然就恶劣到了这样的程度了!
“高文!给我住手!”不过在这个时候,贝德维尔已经低吼着,以银色的魔术义肢紧握骑士直剑,也再度与高文缠斗了起来,多多少少缓解了一下玛修的压力,也让达芬奇松了口气。
如果不是贝德维尔似乎有另外的想法,如果不是莫德雷德一如既往的要站在亚瑟王的对面,准备充当一个叛逆的骑士的话,那么现在她们迦勒底还真的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但是目前的情况尽管勉勉强强可以算是势均力敌,却一点儿都不乐观,继续这么下去的话,她们迦勒底一方绝对是下场已经注定了的。
所以下意识的,这位万能的天才看向了边上影之国的女王,这是在场之人之中,武力值最高也最值得信任的人。
“我就知道……圆桌骑士搞不好,根本就是最不可信的。”
面对一瞬间混乱起来的内战,目睹整个场面的斯卡哈头疼的揉了揉额头,接着冷静的看向了面无表情的亚瑟王的投影。
“你是要插手么?影之国的女王……”那位传说之中的骑士之王似有察觉,也毫无感情转眸的看向她的方向,“我劝你最好不要干涉此事,不要为你自己和影之国招来麻烦。”
“我从来不怕麻烦,倒不如说我最喜欢的就是麻烦了,有本事的话,大可以杀了我,那样我只会更加感激你……”优雅的微微一笑,斯卡哈轻轻抚摩着手中的赤红魔枪,修长如玉的指尖在光滑的枪身上轻轻滑过。
變身之絕色雙身
“至于影之国,本来就只是个幽冥国度罢了,那片空间里面除了亡灵就只有死亡,终年就连阳光都照不进去……你真的觉得,我会很在乎那片魔境吗?”
“……”
“……”
似乎是一个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因此能够随心所欲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行事的强者,因此不受任何的威胁,甚至于她连死都不怕,乃至是在主动追求能够赐予自己一死的人。
大唐風流軍師
亚瑟王微微挑了挑眉头,却是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眸瞥向那边的战场,带着赞许似的神情点了点头:“高文卿,兰斯洛特卿,还有崔斯坦卿,我很高兴你们你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影之国的主宰我来处理,剩下的这些人就交给你们了。”
“王啊,请您放心!吾等之剑只献给您,这一次必将亲手为您带来胜利!”
兰斯洛特顿时高声说道,他的脸上不复平静,出现了难以想象的喜悦之情,明明只是被如此点名赞许一声,就仿佛得到了莫大鼓舞一般,一瞬间甚至刺激得他爆发出了恐怖的巨大力量!
无毁的湖光过载,庞大的魔力自切断面溢出,而那青色的光芒简直宛若湖面一般。莫德雷德都忍不住闷哼一声,被重重一击打得后退两步,还没有反应过来,兰斯洛特就已经低吼着如同一头发狂的猛兽般猛攻上来了!
其他人那边也是如此,好像是骑士王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给三个圆桌骑士上了某种可怕的buff一般。刹那间爆发出来无比狂热的情绪与力量的他们,一下子打崩了对面的节奏。
下一刻,骑士王没有再停留,幻化出来的投影也直接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但是这并不是结束,而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就在同一个瞬间,无穷高远的天穹之上,就已经再次涌动起了剧烈到有若实质的魔力波动,能量在凝聚、压缩、翻滚汹涌,最终集中聚焦于一点!
圣枪,起锚!
从天而降的巨大光柱,笔直的垂落攻击,精准的砸向了斯卡哈!既然确认了这个人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隐患,那么骑士王动起手来也是异乎寻常的果决,不打算给斯卡哈支援其他人的机会。
“尽头之枪吗?……果真是个可怕的对手啊!”斯卡哈叹了口气,后发先至的将手中的赤红魔枪猛然狠狠用力投掷了出去!
赤色的闪电带着凄厉的尖啸逆势而上,破灭所过之处的一切大气,化作流星悍然一击,与圣枪降下的光柱打击精准无比的狠狠对撞在了一起,下一刻便在半空之中迸发出了巨大的爆炸!
圣枪降下的裁决光辉就此被赤红魔枪彻底斩碎!
不过反过来也是一样,赤红色的魔枪也是在瞬间崩碎,灰飞烟灭,一点儿碎屑粉末都留不下来。
而且在这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之中,空气都被撕裂出雷鸣般的轰响,魔力的气息紊乱,化作狂暴的激流四处游走。
好似庞大台风席卷炸开一般,剧烈的冲击波袭向四面八方,在如此可怕的强压之下,就连其他的从者都是措不及防的被吹飞出去,哪怕是正在僵持之中的战斗,也是顷刻间就被余波破坏了架势与状态。
毕竟突如其来的高压气墙在急速扩散,将所过之处的地皮都掀飞了一层,自然也能够将他们整个人的身体都吹飞出去。
无论是正在疯狂打铁互相厮杀的叛逆骑士一组……
还是正在你来我往,攻守定位明确的高文与玛修、贝德维尔的战斗……
又或者是两位正统的Caster与使用竖琴的Archer,互相之间的魔术和弦音的远程对biu……
都是无一例外的结果,不过这或许就是斯卡哈一开始的打算也说不准,毕竟亚瑟王的圣拔属于地图炮打击,本来就不想让她支援其他人,干扰战场的节奏……斯卡哈也没有办法分身。
影之国的女王皱着眉头,发现刚刚才粉碎了一发圣拔,下一发圣拔就已经再度从天而降,狠狠的往她所在的位置镇压下来了,这就是为了让她根本没有时间出手干涉其他人的战场。
战斗已经开始,然而她却貌似是一下子陷入了劣势——魔枪并不是什么神器,即使能够短暂的抵挡一发圣拔,也是用一支就直接少一支,她虽然准备了多支魔枪,但数量终归是有限的。
但是对面貌似同样抵达了神灵领域的骑士王,却并不在乎消耗,她仿佛拥有无限的魔力,配上尽头之枪这样的神器,就是真的恐怖到极点了……所以说战斗一开始,斯卡哈就陷入了劣势。
她连对方在哪里都不知道,但是对方却可以无限压着她打,这自然是相当憋屈,充满无力感的一件事。
但是没有办法,扛不住也要扛,因为作为主要战斗力的她,必须和亚瑟王互相牵制才行,而不是站在边上干看着。那样子的话,迦勒底一方就更加没有机会了……况且通过千里眼预测一定程度的未来之后,斯卡哈发现还是有转机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魔术师似乎接下来都不会注意到这里的事情,因此也不会干涉,所以情况还不是太过绝望……
还有的就是,那个冠位Assassin似乎比自己预料之中的恢复速度还要快,正在赶来的路上……
深深吸了一口气,斯卡哈冲天而上,只留下一句话:“坚持住!只要能够坚持住,那么就是胜利!”
下一刻,更为巨大的爆炸与轰鸣,在天空之上传来。
而且这并不是唯一,只不过仅仅是一个开始,似乎真的是以某种方式锁定了斯卡哈的位置,无论影之国的女王如何飞腾挪移,巨大的光之柱总是会无比精准的紧随其后落下,虽然还是被她险而又险的避开。
但是骑士王明显不在意,她的目的本来就不是想要这么轻易的击倒斯卡哈,只是为了牵制对方而已。只要斯卡哈一直腾不出手来,只能够不断的躲闪,那么就没有办法干扰场中的其他人的节奏。
这就已经足够了。
因为三位圆桌骑士的力量相对于迦勒底一方而言,毫无疑问属于压倒性的。毕竟玛修作为拟似从者的力量有所不足,贝德维尔也是公认的「圆桌骑士之中唯一的普通人」,即使誓约胜利之剑在他手上,也难以发挥全力。
至于达芬奇和美狄亚小小姐,两位Caster没有在自己的工房阵地之中,很难充分发挥魔术师的真正力量,而且对面的骑士不是剑阶就是弓阶,对魔力基本上是固有技能——
准确来说,清一色都是B级,都能够无效化咏唱三节以下的魔术,大魔术和仪礼咒法所造成的伤害也可承受。
網遊之大道 陳讓
所以两个Caster能够合力应付崔斯坦,就已经是极限了,也已经是她们的魔术造诣高超,技巧意识超常发挥的表现了……整体看下来,竟然只有一个莫德雷德是能够与对面势均力敌的,但是她也只有一个人。
肉眼可见的巨大空气潮汐在涌动,云海翻卷着被彻底斩碎,一发发圣拔轰击在这片海域上,粉碎了一座座小型的岛屿,制造出一个个落差巨大的垂直海潮,掀起了可怖的海啸。
反抗军们剩余的船舰在哭喊嘶吼之中,被天灾的余波彻底吞没,覆灭在颤栗汪洋的波涛汹涌之下。
“坚持……就是胜利……呜……”
玛修低呜着,死死支撑着手中的十字大盾,只是仍然被圣剑使高文的狂暴攻击,在一声声铿锵之声,一阵阵暴烈火星迸射之中,身位不断的后退着,双足已经深陷在地上拖出了一道长达数十米的沟壑。
她努力摒除杂念,只是无条件的相信斯卡哈小姐刚刚说的话,认为斯卡哈小姐是一定有办法的,现在要做的就是坚持,就是努力防御住高文先生的进攻,不让他把盾牌夺走。
“痴心妄想!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高文怒喝道,抓住机会释放出的一斩却是再度被闪耀的银之臂挡了下来。
“贝德维尔!你在做什么!”再次被阻挠的高文怒不可遏的低吼,一转攻势,疯狂的向着堇色的骑士施展出了剑刃风暴。
面色煞白的贝德维尔气喘吁吁,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多次使用银之臂对身体造成的巨大负荷已经让他出现了后遗症,他毕竟还是普通人的肉体,也根本就不是从者……
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努力的挡住了那狂暴的攻击,并且对昔日的同僚怒目而视:“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高文!你们在干什么?!我们之前不都还是同伴来着的吗?”
“现在不是了!既然选择挡在王的前方,你们的身份就只可能是敌人!”如同太阳般熊熊燃烧的白马王子怒吼着,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超过音波的高速斩击瞬间撕裂了大气,周围的空气在瞬间被崩碎。
“你……?!”
贝德维尔挡下这沉重的一击,嘴角都溢出了鲜血,他又惊又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已经化身野兽的高洁骑士,显得惊疑不定。
“省省吧!贝德维尔,我们会挡在你们的前方,成为王要建立的纯白千年王国的基石!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成为吾王之剑!”高文似乎比他更为愤怒,狂暴的攻势丝毫没有停歇的打算。
只要这样就好,只要这样就好!只要能完成王的理想!
“你……你们真的还是骑士吗?王现在的情况有问题,而且王是要毁灭世界啊!”贝德维尔显得惊怒交加,同时也痛心疾首,“这明明是错误的,真正的忠义不应该是这样……我问你,你的剑为何物!”
“那还用说吗!我们当然是骑士!”似乎被这一句话就触碰到了心中最痛的一点,被触碰到了逆鳞的高文咆哮着,“我们都是没用的骑士!从一开始就没有资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王的情况有问题?”
“但是!那又怎么样?!贝德维尔,你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你被赐予了只属于你自己,没有被赐予我们任何人的骑士的荣誉!在最后看护王临终的你,根本不可能理解我们!”
“什、什么?!”几乎要被狂风骤雨般的攻击打趴下的贝德维尔,无法理解高文突然狰狞起来的表情,还有那种可怕的眼神。
“就是说,我们现在有多么的喜悦,你是不会明白的……能够再有一次向王献上剑与忠诚的机会,就算是为了毁灭世界也好,只要王需要我们这些没用的骑士,愿意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就很感激了……”
兰斯洛特的声音在边上幽幽的传来,这位湖上骑士似乎也进入了某种精神极度不稳定的状态,“而这一切——当王处于困境时,唯一能陪伴在王的身侧,见证了王临终的你,是不会明白的。”
“不列颠的圆桌已经灭亡!我们的世界已经灭亡了!”高文怒吼着接过话来,“我曾被称为王的右臂,却没能舍弃私怨,招致了王的死亡……所以我不能再重蹈如此愚蠢的覆辙!”
“我发誓!如果有下一次的话!还有挽回的机会、第二次生命的话!我要把自己的全部奉献给王——”
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把王诱进了死亡,所以高文在死亡深渊中呼叫,胸拥这个誓言而Servant化的他,就是为了纠正生前的后悔与过失,而作为更完美的「骑士」服务于王。
天價交易,總裁別玩火! 蘇灑
全都是为了成为一个孤独的王的基石。
“你不是问我,我的剑为何物吗?那我就回答你吧,贝德维尔,那就是守卫吾王的荣耀!捍卫吾王的尊严!荡平吾王的敌人!”
得到太阳恩惠的骑士狠狠劈下手中的圣剑,魔力放出催动的虹光如雷霆一般横扫了周围的一切!
“无论何人,就算是同为圆桌的骑士!胆敢阻挠王的话——通通杀无赦!”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