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u4d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第一百五十八章 開明陣-qk8zr

仙俠小說 / 6 11 月, 2020 /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天空中的五色霞光愈发浓郁,近乎实质一般,化作一张犹若实质的大网,笼罩了整个洞天。
徐无鬼和巫相也看到了这一幕,巫相脸色大变,“这是阵法开启了,巫彭她们没能阻拦住巫阳吗?!”
徐无鬼仰头望着头顶的五彩光华,轻声道:“这就是你们的阵法吗?叫什么名字?”
“阵法无名。”巫相摇了摇头,“或者也可以叫作‘开明阵’。”
“开明六巫的阵法吗?”徐无鬼呵呵一笑,“真是简单明白。”
巫相沉声说道:“我们快与另外五位大巫会合。”
小女人 南宮祁
话音刚落,从天幕上落下一道璀璨光华,使得徐无鬼和巫相的护体气机变得飘摇不定,好似是风中残烛。
巫相伸出手,化出无数冰晶迎向这道光华。
两者相交,发出阵阵激鸣之声,巫相的身形一晃,周身气机一时间衰弱至极,她脸色一白,吐出一口浊气。
徐无鬼微微挑眉。
巫相的实力几何,他是知道的,就算因为受了巫阳一拳的缘故,身有伤势,也仍旧有长生境的修为。这阵法激发的随意一击,表面上并无什么玄妙强横之处,却能让巫相受挫,这便是最大的玄妙所在。
長官的外遇情人 失落的喧囂
徐无鬼仰头望向天幕上的五色霞光,心中也是凝重几分。
下一刻,天空中的五色光华如云雾一般翻滚涌动,一道又一道光华当空落下,如箭雨一般向两人激射而来。如缤纷落花,炫彩夺目,将两人的身影彻底淹没。
此时李玄都的视角已经彻底脱离了他本身局限,不仅放大至整个洞天,而且还可以看到众多无形之物。李玄都亲眼看到西金地域群山连绵,北水地域的冰河蜿蜒,两者相交之处,西金地域的山脉金气和北水地域的水脉灵气汇聚一处,再与中土地域交汇,熔于一炉,东连东木地域的木气,南接南火地域,勾连火气,以火生土,以土生金,以金生水,以水生木,形成大五行循环,延伸开来,形成一个玄妙到极致的阵法,囊括天上地下,四面八方。
不过李玄都也发现一件事情,这座阵法并非主攻,而是主守,那些五彩光华结成的一张大网其实是张网以待,等待的也不是寻常地仙,而是二劫地仙陆吾神,如果陆吾神落入其中,就好比是猛虎落入网中,铁网收紧,勒入皮肉之中,束住手脚,不说绝无幸理,也是难以腾挪移动,如果再有一个猎人持长枪刺击,便能击伤甚至杀死网中猛虎。拥有一劫地仙修为的巫阳便是扮演了猎人的角色。
方才李玄都尝试以阵法攻击徐无鬼和巫相两人,虽然卓有成效,让两人好生狼狈,但未能毕其功于一役,就是因为此阵并非主攻的缘故。不过就算如此,也已经足够,毕竟还有一个巫阳,李玄都和巫阳联手之下,已然成无敌之势。只要先解决了眼前的四位大巫,再灭去徐无鬼,也不过在翻手之间。
巫阳拖着伤腿退至祭坛之前,虽然身上的“奢比尸毒”已经发作,但她却浑然不以为意,叉腰笑道:“巫彭,你们注定要命丧于此。”
巫彭几人对视一眼,却是没有束手待毙,而是一起向祭坛攻去。
她们作为建造阵法之人,对于阵法的优劣自是了然于心,整个洞天都在阵法笼罩之下,纵然她们离开此地,也是逃无可逃,避无可避,除非离开此处洞天返归陆吾居处,可是以双方的关系,重则性命不保,轻则也要沦为陆吾的奴仆,纵然陆吾慈悲,愿意放她们离去,她们手中的长生不死之药也是万万保不住的,没了长生不死之药,她们无法离开帝下之都,真是天大地大,没有半分容身之所了。
至于她们先前为何不以阵法搜索巫阳的踪迹,还是因为巫阳在建造阵法时留下的后手,不仅可以通过“宙之术”侵夺阵法枢机,而且还能通过“宙之术”与阵法融为一体,使得五位大巫只能通过人力搜寻巫阳。
在这种情况下,巫彭等大巫与其逃命,倒不如舍命一搏,只要将掌控祭坛之人击杀,她们还有希望夺回阵法枢机,如此一来,这里又是她们的天下了。
可是李玄都哪里能让她们如愿,这座阵法周围之所以要设立十尊大巫雕像,就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如今十尊大巫雕像已经悉数归于李玄都之首,他一念起后,十尊雕像立时活了过来,迎向四位大巫。
四位大巫视线所及,原本近在咫尺的祭坛变得越来越远,好似远在天边。李玄都的本尊仍旧站立在祭坛之上,又生出一个身外化身,十尊大巫分立十方,绕着居中的化身,如众星拱月。此时这个化身的气息正在攀升,以巫彭雕像为首的反五行和以巫咸为首的正五行共同构成正反五行大循环,使得李玄都的气息很快便突破天人造化境的界限,暂时跻身长生境。
李玄都因为阵法而衍生出的化身虽然主动跻身长生境,但并不直接与四位同样是长生境的大巫交手,而是操纵十尊雕像分别用出五行神通。虽然这些雕像不及本尊,但也可以媲美伪仙,在阵法激发之后,阵法不灭,此身不死,以数量优势暂时挡住四位大巫。
巫阳终于有了喘息之机,开始镇压体内肆虐的“奢比尸毒”。
李玄都之所以不亲自对抗四位大巫,而是依靠化身操纵十尊雕像,是因为他此时要总揽整个阵法,并且依靠阵法截杀徐无鬼和巫相两人,其实徐无鬼倒在其次,关键是巫相此人,若是让她与另外四位大巫会合,五行相生,必然要生出变数。
……
烏金血劍
又是一阵光华落下,徐无鬼和巫相勉强逃脱之后,巫相的气息变得十分衰弱,已经跌到了长生境的谷底,只比那些伪仙稍稍高出一筹,反倒是徐无鬼,只是略显狼狈,并无明显伤势。
又是一道光华从天落下。徐无鬼展开身上的“阴阳仙衣”,化出“太阴剑阵”,护住两人,十三道剑影游走不定,将这道光华绞杀。
巫相微微一笑,“多谢。”
徐无鬼道:“都是盟友,何必言谢。”
巫相点了点头,开始平复自身的紊乱气息。方才李玄都驾驭阵法的一番攻击,虽然未能让她陨落,但也让她伤上加伤,此时她再想与另外四位大巫会合,却是千难万难了。
蓋世主宰 風行者
徐无鬼不紧不慢地说道:“此时看来,几位大巫已经处于十分不利的境地之中,依我之见,继续硬拼下去,殊为不智,不如和解吧。”
巫相摇头道:“巫阳此人,睚眦必报,如今她已经占据绝对优势,如何肯与我们和解。”
“如果是与陆吾神和解呢。”徐无鬼轻声道。
巫相一惊,“你……”
话还未出口,忽觉心口位置一点刺痛,然后周身气机开始迅速溃散。
下一刻,巫相只觉得六股气机侵入体内,全身的气血都开始被这些异种气机侵蚀,同时又生出六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或是冰寒刺骨,或是酸软无力,或是炙热逼人,或是痒入骨髓。让她时而似是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时而仿佛置身于烈火焚烧之炉,时而如万钧重物压在身上,时而似寸寸割肉剔骨。
匿愛,攻身為上 匿風而行
巫相脸色大变,即惊且怒,“这、这是什么?”
“古巫只知五行,不辨六气,如何能抵挡我这‘逍遥六虚劫’?”徐无鬼轻笑一声,“神女可以上路了。”
话音落下,徐无鬼开始催动六劫之力,巫相的身形寸寸碎裂,最后只剩下一点碧绿灵光。
徐无鬼将其摄入手中,轻笑道:“长生不死之药。”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