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usz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族之劫 愛下-第740章 合作不好嗎?(萬更求訂閱)閲讀-723c6

都市小說 / 6 11 月, 2020 /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三道光芒,穿梭虚空。
前方的六翼,速度极快,六只翅膀每一次煽动,都穿梭上千里。
后方,月天尊满脸怒容,暴怒吼道:“六翼,为什么?”
他想不通!
六翼沉眠多年,不可能和神族结仇,无缘无故的,杀了自己人,这是为何?
伪道!
他心中隐约有些感觉,和伪道有关,六翼的道,也许有问题。
最近,伪道频频出现问题,这已经让月天尊不安。
此刻,追杀六翼,也是为了弄清真相,因为伪道不止六翼一人掌握,整个万族强者,恐怕有三分之一修的是伪道。
六翼身上发生了什么?
骨翼侯自爆了,六翼还活着,抓住六翼,也许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月天尊一边追,一边喝道:“六翼,停下!我不杀你,我知道你有苦衷,你修的道可能出了问题,只要你配合,我们会救你的!”
他忍不住想骂人!
六翼速度太快了!
那家伙本就是准王境,和他其实在一个境界,加上六翼最擅长速度,此刻,他居然隐约有些追不上的感觉。。
前方,六翼双眼血红,阴冷一笑,此刻居然还能说话,保留了一些理智,阴冷道:“不杀我?你也配!月食,当年你在我跟前,只是一条狗,你兄长日冕都没资格命令我ꓹ 而今,我为神族付出了这么多ꓹ 你居然说你不杀我?你配吗?”
月天尊恼火,这家伙到底什么情况?
后方,摩天尊也在迅速追来ꓹ 声音传荡而来:“月天尊,先拿下他再说!他的大道可能真出了问题ꓹ 道源之地的道,也许都有问题!”
很严重!
此事不解决ꓹ 整个万族ꓹ 多少强者都要担惊受怕,甚至此事根本不能外传,否则,必然引起动荡!
摩天尊他们更担心一点,若是关键时刻,这些伪道强者忽然反水,那怎么办?
这比死了几个合道要严重多了!
消息外泄ꓹ 必然人心惶惶。
无论如何,六翼都要拿下才行。
甚至……他们在思考ꓹ 伪道会不会被人控制ꓹ 若是能控制……各家都有伪道强者ꓹ 自己若是能控制ꓹ 那……这更是一件让人惊惧的事。
所以这时候的摩天尊,想到这些ꓹ 更是加速追来!
原本被骨翼侯自爆ꓹ 弄的有些伤势在身ꓹ 可他也顾不得了,不拿下六翼ꓹ 弄清楚这一切,他不安心。
……
后方。
苏宇那是感慨万千,真快。
这几个家伙,速度都比自己快一截。
可怕的家伙,那个六翼神族的家伙,速度也快,单独遇到了,还真不好对付。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这速度上去了,打架都能占优势。
“两大天尊……感觉没办法对付啊。”
一个的话,六翼自爆也许还能重创,他和蓝天联手,还有希望干掉,可是两个……算了吧,六翼真被这俩追上了,自爆也没用!
尽管觉得没机会杀人了,苏宇还是迅速跟了上去。
而前方,此刻遇到了一支队伍,迁徙的队伍,队伍中,只有一位弱小的合道领队,此刻感应到气息传荡,心中大惊,刚想带人撤离,六翼眼神疯狂,一闪而逝,一个巨大的头颅掉下!
那刚要离开的合道强者,被他瞬间用翅膀斩断了头颅。
“六翼!”
月天尊怒喝一声,下一刻,暴吼道:“六翼已叛变,各方小心六翼!”
他不能不说话了!
否则六翼这么杀下去,神族要背锅的。
三大强者,一闪而逝,瞬间消失。
而原地,上万的他族强者,都胆战心惊。
之前被斩断头颅的合道,此刻,心惊胆战,忽然再次复生,三身法成就的合道,虽然实力弱,关键是保命可以保三次!
虽然被斩杀了一次,可是,他还能复活!
他被吓到了!
刚刚六翼速度太快,他逃都来不及,压根没办法逃。
虽然死了一身,实力下滑一截,可好歹保住性命了。
他正想着,忽然脸色剧变,眼前一黑!
下一刻,一方大印直接砸在他脑袋上。
第二身直接被砸爆!
文明志遮天蔽日,原地,那上万种族强者,瞬间被文明志吞噬,如今苏宇的文明志极其强大,其中还有一尊魔族三等合道坐镇,可不是这些家伙能比的。
一下子收走了上万生灵,这些生灵刚落入文明志中,永恒之下,瞬间全部陨落,化为精血,被文明志吞噬。
而那尊合道,第三身刚复苏,就被苏宇一笔点中,肉身眨眼间破碎。
三身废了两身,实力也就堪比顶级永恒。
遇到苏宇这样的天王强者,哪能匹敌。
破碎肉身,文明志吞噬肉身,只剩下意志海,被苏宇镇压进入了文明志中。
随手一抹,抹去了自己的一切痕迹,苏宇笑了笑,瞬间消失。
挺不错的!
他们几个在前面干仗,我在后面捡点便宜,顺便还能让你们背个黑锅。
至于万族信不信,其中有多少漏洞,那不是苏宇需要管的,月天尊他们拿出不是他们干的证据再说。
……
追逐,还在继续。
苏宇被甩的越来越远。
双方,好像隐约开始交手了,苏宇已经感受到了一些波动。
而此刻,苏宇脚下,忽然冒出一个人,一下子化为竹环,绕到了苏宇手上,发出了声音:“我已经感受到了他们的气息,距离凤族不远了!”
蓝天带着疑惑:“第一个发现的那个神族?”
“是他!”
苏宇点头,蓝天意外:“还真有点本事,我还以为自爆了,结果居然跑了,怎么回事,没能影响到他?”
“意志力强大,只是干扰到了他的正常判断,还保留了一点理智。”
“要杀天尊吗?”
蓝天迅速道:“太难了,我感觉有两位天尊强者,除非把天圣他们全部召回,否则……很难很难!”
几乎没戏!
“不急,看看再说!”
苏宇不急,等前面遭遇到了再看情况,机会合适,那就出手。
……
轰!
一座高山附近,月天尊爆发之下,总算是拦截了六翼。
此刻,六翼眼神有些疯狂,带着一些血红色气息,六只翅膀煽动,划破虚空,不要命地朝月天尊杀去!
月天尊实力强大,一掌拍出,打的虚空火星四溢,那是六翼的翅膀。
后方,摩天尊也在迅速赶到。
只手遮天,摩天尊也迅速朝六翼擒拿而去。
两大天尊联手,六翼岂能抵挡?
獨步大千
眼看着六翼双眼血红,有些自爆的征兆,忽然,两人几乎是同时收手,月天尊脸色瞬间化为笑容,带着神圣的味道:“六翼,不要自爆,我是来救你,而非杀你的!”
摩天尊脸色微变,看向月天尊。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想生擒六翼!
想探究一下,六翼到底是为何会变成如此?
那股疯狂到不要命的意志,从何而来?
而六翼,眼神变幻了一下,再看月天尊,只觉得有些亲近,下一刻,疯狂的色彩再次在脑海中弥漫。
吸收越多的规则之力,他越疯狂!
“杀!”
六翼瞬间摆脱了月天尊的控制,朝他冲杀而去,不等月天尊出手,忽然掉头就跑,眨眼间,再次消失。
月天尊暗骂一声,传音道:“摩天尊,这是我神族内部的事,你不用插手,我自己会解决。”
“那怎么行!”
摩天尊岂能答应!
此刻的六翼,不单单是一位反叛的准王,他身上,也许藏着道源之地大道的秘密!
两人对视一眼,月天尊心中暗骂一声!
混账东西!
不再废话,两人继续追杀。
……
他们刚走一会,苏宇也迅速赶到,微微皱眉,古怪道:“他们拦下了六翼,六翼居然没被杀,也没自爆?”
两个天尊,都是吃干饭的?
杀一个天王,有那么难?
一对一,要说杀起来难,可是二对一,怎么就难了?
蓝天也是疑惑,分身开口道:“他们好像不想杀这家伙。”
苏宇思考了一下,好像是!
不想杀……
眼神闪烁一阵,苏宇点头:“恐怕的确不太想杀,那……又是为何?”
仔细思考一下,他迅速跟上,传音蓝天道:“再看看,若是再次追上,还是没杀六翼,代表这俩家伙只想生擒他,生擒他……难道说,他们想要获悉,六翼是否被人控制了?是否可以控制伪道强者?”
苏宇猜测了一下,虽然未必对,但是他觉得八九不离十!
也许就是如此!
接连两位伪道强者反叛,这俩位天尊,也许真觉得有人控制了他们。
那就有意思了!
他脑海中,再次浮现一个个想法,下一刻,苏宇眼神一狠,迅速朝前飞去。
……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六翼再次被追上,此刻,月天尊和摩天尊下手都不轻,打的六翼翅膀都断裂了一只。
可是,眼看着六翼又想自爆,月天尊有些想杀人的冲动,咬牙切齿,再次露出神圣笑容:“六翼,跟我回去,我们并无杀你之心……”
“滚开!”
六翼咆哮一声,再次冲破阻碍遁逃。
摩天尊此刻也是皱眉:“这样不行!他一旦遭遇生死危机,就有自爆之心,极其强烈!我们想生擒他,太难了,杀他倒是不难,可只要有死亡危机,他就自爆,这……”
他也想骂人了!
对付六翼,两人联手真的没难度。
单独一人,也能压制对方,甚至镇压。
可是,架不住人家要自爆啊,很难阻止的!
而六翼的价值,活着比死了要大的多。
摩天尊两人继续追上,此刻,摩天尊阴沉道:“他是不是被人控制了?若是被人控制了,让一尊准王,随时自爆赴死,那就太可怕了!人心难测,大战之时,就怕有人怯战,可现在,六翼有些变成傀儡的样子,却是依旧保持神智,保持战力!”
月天尊深吸一口气:“不要让仙族知道!”
瞒不住魔族了!
可是,此事不能被仙族知道了。
否则……仙族本就擅长控制人心,一旦六翼落入仙族手中,也许仙族能研究出点什么。
摩天尊点头,却是皱眉道:“现在怎么办?杀了倒是没问题,可活捉他……”
“待会找机会,你击破他肉身,我瞬间镇压他意志海,看看能否生擒他!”
“好!”
两人达成了一致,再次追逐而去!
……
而此刻,苏宇皱眉,继续追逐着,思考了一下,忽然道:“蓝天,你觉得还有希望杀他们吗?”
“没有。”
蓝天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而苏宇,沉默一会,又道:“你觉得,我们可能和万族进行一些交易吗?”
蓝天一怔,什么意思?
竹环上冒出一双眼睛,看向苏宇,而苏宇,眯了眯眼,“你之前不是说,我们的敌人,现在是混沌一族吗?真要要是能不付出大家,击杀万族天尊,我当然乐意!可若是付出代价,杀了万族天尊,便宜了狱王一脉,那可不是我的目标!”
“你要和他们合作?”
蓝天沉声道:“我们拿什么和他们合作?有什么资本和他们合作?”
苏宇眯眼:“伪道强者!万族的伪道强者很多,起码三分之一是,天王起码还有五六个,合道数十近百位,你觉得,万族舍得放弃这样的一股强大力量?”
“你的意思是……”
“骨翼侯和这六翼,给了我们证明的机会,证明我们,可以拿这个威胁万族!”
“与虎谋皮!”
蓝天给了答案。
苏宇点头,的确是与虎谋皮,那又如何?
如今,做什么都是冒险。
万族前前后后死了不少强者了,说实话,苏宇还真怕万族斗不过狱王一脉,那反而是个大麻烦。
既然万族已经知道有第三方存在……那就存在好了!
苏宇脸色变幻一阵,看向远处,判断了一下那些家伙前行的方向,很快,直接取出一道空间门户,他要传送到他们前面去!
蓝天心中一惊,“你要亲自露面?”
太危险了!
两位天尊呢!
他都能猜到苏宇的一些心思了,此刻,蓝天迅速道:“我冒充你……”
“没用,我自己才能镇压六翼!”
苏宇眼神闪烁:“放心,这俩真要出手,我也能逃,你在一旁接应我,能不暴露空间通道最好!”
“好!”
蓝天只能支持苏宇的决定,心中暗暗盘算着,一旦苏宇遭遇危机,如何迅速营救。
……
追逐还在继续。
月天尊有些烦躁了,摩天尊也是如此,杀又杀不得,拦又拦不住,抓又抓不到。
这很让人心烦!
摩天尊咬牙:“不行的话,杀了算了!”
月天尊有些迟疑,但是很快,阴沉点头:“真没办法,就杀了他,总比他逃了要强!”
正想着,前方,遁逃的六翼前面,一座山巅上,一道人影呈现。
哪个倒霉鬼,居然在这待着?
月天尊还是喝了一声:“让开,前方是叛变了的六翼,快逃!”
好像是个合道!
这若是被六翼杀了,神族不好交代。
而正在迅速遁逃的六翼,眼中根本没有苏宇,直接准备穿梭而过,顺便用翅膀斩杀了苏宇!
而就在六翼展翅飞来,速度奇快无比的时候。
苏宇没避让!
后方,月天尊都想骂人了,蠢货!
你能挡住六翼?
死了也活该!
他正想着,忽然,一股神圣无比的气息,陡然从苏宇身上冒出,下一刻,苏宇一手朝六翼拍出,手心深处,隐藏着星宇大印。
一印镇压而下!
大道之力瞬间被切断,而六翼,眨眼间断开了和大道的联系,眼神微变,忽然有些清明起来,我刚刚做了什么?
他还没来得及多想,苏宇大手压下,轰隆一声,一掌将六翼拍在了虚空中,大手一握,将六翼握在了手心。
安静!
月天尊和摩天尊脸色剧变,瞬间止步,一脸凝重地看向前方的苏宇。
谁?
六翼可是准王级强者,他俩联手杀六翼还行,瞬间镇压……
两人好像想到了什么,都露出一抹惊色。
瞬间镇压六翼……这不可能,尤其是六翼气息瞬间微弱了起来,这其中必然有问题。
而苏宇,此刻带着面具,声音有些低沉,轻笑道:“二位天尊,追的这么辛苦,不如小子将他送上!”
说罢,六翼被他抛出,一瞬间,大道之力再次联系上了。
而这一刻,六翼疯狂,双眼血红,就要自爆。
摩天尊和月天尊瞬间退后,而苏宇,再次一掌拍下,星宇印镇压而下,一把握住要自爆的六翼,踏空一步,轻笑道:“二位天尊不想要他?”
月天尊脸色微变,眼神冷厉:“你做的?”
此刻,他们隐约明白了!
六翼出事,是此人做的!
而此刻,被镇压的六翼,眼神清明了起来,看向月天尊,带着一些悲哀之色,却是无可奈何,连话都没办法说,和刚刚的疯狂,判若两人!
摩天尊蠢蠢欲动,苏宇却是阴冷笑道:“摩天尊,还是在原地不要动弹的好,你们当中,可是不少人还修炼了伪道,这些人的性命,都不要了吗?”
说罢,苏宇阴森森笑道:“何况……你们就算杀了我,这又并非我的本尊,何必呢!”
这一刻,远处,忽然,一个个和苏宇一样的人影浮现。
都有意志海,都有肉身,气息都差不多。
一个个苏宇,都戴着面具,一个个都异口同声地笑道:“二位天尊,杀了一个我,杀了一百个,可是……一千个一万个呢?”
“……”
摩天尊瞬间意志力覆盖,脸色微变,好像都是真人,只是彼此实力不同!
到底谁才是真身?
眼前这个家伙,实力不弱,这个才是真身?
可是遥远的地方,好像还有准王实力的存在!
都是蓝天!
是的,此刻出现的,除了第一个,剩下的都是蓝天。
混淆视听!
偏偏,蓝天的分身,都极其擅长伪装,而且就算不伪装,其实都是真身般的存在,本就和本尊无差。
这一刻,两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他们原本想拿下苏宇,此刻,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月天尊冷冷道:“你是人族?”
“传火一脉周天道!”
苏宇轻笑道:“见过二位天尊!”
“传火一脉!”
两人再次变色,摩天尊好像想到了什么,厉声道:“上次袭击封印山,是你们做的?”
苏宇轻笑道:“是,只是给你们提个醒,你们太愚蠢了!这些年来,居然都没发现混沌一族!我太失望了!你们可知,混沌一族,准王数十位,天尊五六位,规则之主有两位!我担心,你们蠢死了,没人可以抵挡他们!”
“一派胡言!”
摩天尊紫发飞扬,冷厉道:“这方天地,已经无法诞生规则之主!”
苏宇阴冷笑道:“井底之蛙,愚昧!你们难道不知混沌一道?混沌之道,不入万道!当年人皇封印万道,让万族无法掌控规则之力,却是封印不了混沌之道!愚蠢的家伙,我传火一脉,便是来自人皇陛下传承,难道,还不如你们知道的多?”
两人变色,规则之主!
可信吗?
不好说!
但是此刻,月天尊不纠结这个,冷冷道:“你们藏身的很好,为何此刻突然出现?骨翼侯和六翼,都是你捣的鬼?”
苏宇幽幽道:“行了,别联系其他人了,没必要!我既然敢现身,就不怕被你们擒拿,你们拿住我一具分身,又有何用?”
月天尊皱眉,“道友误会了!”
苏宇笑道:“是不是误会,你们自己清楚!”
“那道友此次到底想做什么?”
他们两人,此刻都很想迫切地知道一些东西。
而眼前这个家伙,可能会告知他们一些东西。
果不其然,苏宇幽幽笑道:“混沌一族,来自狱王一脉!狱王当年叛变,设计让文王、时光师、武王先后消失,否则,万族也敢叛变?狱王一脉,才是人族最大的罪人!”
说罢,苏宇幽冷道:“还有,摩天,我不知你是真不知晓还是假不知晓,狱王一脉如今其实是人魔混血,一部分魔族血脉,一部分人族血脉!”
月天尊心中一惊!
摩天尊也是脸色剧变,咬牙道:“一派胡言!”
这可不能认!
苏宇幽幽笑道:“一派胡言?”
他笑了笑,陡然,从虚空中抓出一人,灭蚕王脸色发白,苏宇幽幽笑道:“此人便是我们耗费精力,抓捕许久抓到的一位混沌族人!当然,之前还有紫烟,都是一脉的……”
说罢,他一手抓入灭蚕王胸口,抓出一片血肉丢出,朝两人飞去,幽冷道:“是不是狱王血脉,你们自己判断!”
“这血脉,是真是假,是伪造的,还是真实的,你们也自己判断!”
“据我这一脉探查,乃是狱王和炎火魔皇的后裔血脉!”
重回末世之天羅驚羽 sisimo
此刻,月天尊和摩天尊都抓到了一些血肉,迅速深入探查起来,很快,两人都是脸色异样起来。
月天尊心中剧震!
混沌一族,不单单是狱王血脉,还是魔族的血脉!
这……这太可怕了!
这血脉之力,不是假的,不是糅合而成的,作为天尊级强者,他不至于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完美的融合!
想造假,除非很久以前,就把狱王和炎火魔皇的血脉混合,两人同时消除排斥力,才有可能做到!
月天尊心中震动!
这一刻,又惊又怕。
而摩天尊,咬牙道:“你在离间我们?”
苏宇轻笑道:“没有,我相信魔族!无他,狱王一脉连人族都不认,何况是魔族?血脉归血脉,不代表什么!我没有离间的意思,很幼稚,也很无趣!当然,摩天尊若是觉得,混沌一族会把你当自己人……你可以带着魔族去投靠试试,试试看,到底是他们是主人,还是你们是主人?”
苏宇幽幽笑道:“你们魔族难不成还想和他们夺权不成?你觉得狱王一脉能答应吗?”
摩天尊微微皱眉。
月天尊冷冷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别动!”
苏宇凝眉:“我说了,抓住我分身,也不能如何,当然,我这具准王分身,极其珍贵,我也不想无缘无故地损失掉!”
月天尊心中微震,捏着的手,渐渐放松,“道友别误会!”
苏宇笑道:“没误会!今日现身,只是想提醒你们,你们所谓的万族联盟……太脆弱了!”
“就像这六翼,和那骨翼侯,轻松被我玩弄在股掌之中!”
苏宇笑的有些张狂,“不止他们,上次突袭封印山,杀那些准王,也是如此!我这一脉,身为人皇传承,自然可以克制他们!”
月天尊凝眉:“你的意思是,人皇一脉,都可以克制他们?”
“当然!”
苏宇笑道:“传火一脉,只有我们才算是真正的人皇一脉,兵窟、丹玉这些人,当年不听脉主的话,贸然出山助战百战……何其愚蠢!”
“他们死了,也让脉主极其悲痛,不过人都死了,再说无益!”
摩天尊还在思考着混沌一脉的事,见他们提及这个,凝声道:“所以上次,包括这次,都是你们在搞鬼?”
苏宇笑道:“是也不是,冥族那次就不是我们做的,而是那些家伙想把我们引出来!同样的,我们做这一切,也是为了引出他们!万族,在这其中,便是平衡我们的存在!你们很强,虽然愚蠢,但是实力不弱!”
“你们打了这么多年,包括打百战他们,都只是混沌一族的计划中一环罢了!”
苏宇沉声道:“我们传火一脉,无法克制他们,无法匹敌他们,这才冒险,杀一些人,提醒你们,他们要出山了!释放百战,也只是为了让他们有点压力,那月罗,把百战耍的团团转,一个月罗,就够你们喝一壶的!”
两人面色愈加沉重起来。
月天尊看着被他擒拿的六翼,再看看被他收走的灭蚕王,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你现在出现,是想找我们合作?”
苏宇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
月天尊冷笑道:“合作,你有这个资本吗?你们一脉的强者在哪?想合作可以,出来谈!难道你们想把我们当枪使!”
“难道不是?”
苏宇笑了:“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们觉得你们不是枪?说句实话,你们,只是我们和混沌一族博弈的棋子!我们的棋子是人族,狱王一脉的棋子是你们……可惜,还是棋差一招,我们输了,百战葬送了我们的一切!”
这话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宋末商賈 海紅鯨
两位天尊,都脸色难看无比。
棋子!
按照这位的话说,双方博弈十万年,他们和人族,都是棋子,只有传火一脉和混沌一族,才是这十万年来的棋手!
然而,从目前来看,也许一切都是真的!
若是如此……十万年的战争,都是个笑话!
苏宇怜悯道:“你们知道的太少太少!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我们,不知道混沌一族,不知道道源之地乃是人皇留下的后手,所有的伪道强者都在我们掌控之中!你们一点都不知道,就敢让人修炼伪道!知道为何人族从不让人修炼伪道吗?因为,每一代,我们传火者都会告知他们,不要修炼!”
苏宇幽幽笑道:“你们知道的东西,太少了!如同孩童,茫然无知!居然不知混沌一族能出规则之主!也不知,这万界,规则之主可不止一两位!光是下界,就有不少!”
两人瞳孔微缩,月天尊冷厉道:“胡说八道!”
苏宇笑了:“真的愚蠢啊!你以为你们能赢?可笑的蝼蚁们!下界,武皇还活着呢!也许你们根本不知道武皇是谁,而武皇,被镇压了!而他……和混沌一族,也算是一伙的!”
苏宇幽幽道:“连这点也不知道吗?死灵界域中,镇压了数位规则之主,这个难道你们也不知晓?从头到尾,这都是属于人族的战争,万族……我说了,只是棋子罢了!”
这话,让两位天尊无法接受!
摩天尊紫发飞舞,冷喝道:“棋子?一切都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你们有什么资格,操控万族?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无法接受这样的结论!
太伤人了!
强大的气息,吹的苏宇都在倒退,却是依旧笑容不减,笑声不减,“别生气,作为天尊,这点耐心都没吗?”
苏宇笑道:“棋子,也不是不能翻盘!如今这万界,谁不是棋子?都是人皇、狱王、仙皇这些人的棋子!你们不会真以为他们死了吧?”
苏宇笑道:“若是如此,我只能说,你们……太幼稚了!”
月天尊皱眉道:“他们没死?”
苏宇笑了:“你们……你们真以为他们死了?”
他笑的有些无奈:“我的天,你们居然一直以为他们死了!你是在开玩笑吗?当然没死!怎么可能会死!他们都在时光长河深处,至今还在战斗!真正死了的规则之主,没几位!”
这一系列的爆炸性消息,让两人心中不断震动。
这传火一脉,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人皇他们都没死!
这万界,还有多位规则之主!
道源之地的道,都受人皇一脉控制!
一个个消息,不断在他们脑海中炸裂开,炸的他们头晕目眩!
若是眼前这人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那这些年的战斗,这些年的厮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切都在别人掌控之下!
苏宇好像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笑道:“战斗,当然是有意义的!现在,双方强者都在战斗,或者说三方强者,一方是人族,一方是万族,一方是狱王,狱王……也许可以看成是混沌古兽的代言人!”
苏宇轻声道:“他背叛了人族,又不愿和万族为伍,自成一族,联手了混沌古兽中的强者,打开了地狱之门,陷害了文王他们……”
苏宇感慨一声:“狱王,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当然,人族和万族,也没有什么友情可言,都是彼此利用罢了!”
说着这些,苏宇笑道:“今日来此,只是提醒你们,混沌一族,比你们想象的要难缠的多!哪怕击败了混沌一族,对方背后还有古兽存在,很多,甚至不缺规则之主!”
“如今,唯有联手,才有一线生机!否则,都只有死路一条!”
月天尊消化着这些讯息,压下悸动,平静道:“合作联手?我们厮杀了这么多年,如何合作?如何联手?如何信任彼此?”
苏宇笑道:“又没说合兵一处,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只是……你我之间,可以适当有一些合作,目标是混沌一族,你我之间,尽量减少消耗!说实话,上次弄死了你们9位准王……我都心疼了,死了这么多,混沌一族,大概笑开花了!”
此话一出,两人气息暴涨,都带着杀气!
摩天尊冷喝道:“莫要以为,我们不会杀你!”
“你杀吧!”
萌妻不乖:危險首席勿靠近
这一刻,四周,上千苏宇都发出了笑声:“杀吧,杀了我,你我之间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了!我们毕竟在暗中,混沌一族要对付,首先也是要对付你们!你们若是真觉得可以挡住……可以试试!或者,此刻不合作,那也没问题,我等你们吃了大亏,再来找我们!”
苏宇幽幽笑道:“相信我,你们攻入混沌山,必然会吃亏的!不吃个大亏,你们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强,超乎你们想象的强大!”
月天尊伸手,拦住了发怒的摩天尊,低沉道:“那你说的合作……便是彼此互不干扰?”
“不不不!”
苏宇笑道:“作为合作的第一步,我们可以完成一些交易。”
“交易?”
苏宇笑道:“不错,交易!交易的第一步就是,你们在道源之地,在上界,清扫四方,我可以不捣乱,甚至可以帮你们,但是,你们找到的人族强者,都要交给我!而我可以答应你们,所有伪道强者,我不会动!”
你不要搞事 赤月銀狐
“你在说笑?”
月天尊都惊呆了,失笑道:“你在开玩笑?我们扫荡上界,就是为了击杀人族,结果,我们要把找到的人族交给你,而你……唯一要做的便是不动那些伪道强者?”
苏宇笑容消失,平静道:“很可笑吗?一点也不可笑!你们扫荡上界,不单单是为了杀人族,还有整合万族的力量,三族完成对万族的控制!杀人族……人族真的还有多少活人吗?”
摩天尊眼神变幻,好像在和月天尊传音,片刻后,月天尊平静道:“你想带走人族……也不是不可以,交出解除对伪道强者的控制手段,我们便可以完成这一次的交易!”
苏宇失笑:“这个……真没办法!我们对伪道强者的控制,不在于别的,而是继承了人皇的一些道则之力,并非是为了控制而控制,控制伪道,只是顺带的!我只能给你们承诺,在混沌一族不灭之前,我们不会动他们,那样,无异于帮混沌一族!至于之后……各凭本事!当然,这个期间,你们可以让这些伪道强者想办法换道……再修自己的大道。”
苏宇笑道:“实在不行,这些人都当一次性炮灰使用好了,死了就死了,大战的时候,这些人都冲在前面,消耗混沌一族的力量,难道我还会为了混沌一族,而去控制他们不成?”
苏宇笑呵呵道:“当然,若是你们不愿意达成这次交易……那抱歉,我只能让这些伪道强者,成为你们的心头之患,随时会反戈一击,对你们出手!”
两人都是微微变色。
口说无凭!
可是,骨翼侯和六翼的变化,让他们看在眼里,惊在心中!
那些年 我有一桿大狙
亲眼所见,见到了六翼如何变的狂乱,甚至不在乎自爆。
月天尊压下心中想要杀了苏宇的冲动,他担心杀了这家伙,完全没用,这上千分身,那隐约可以感受到的准王气息,到底哪一具才是他的真身?
无法判断!
他沉声道:“也就是说,我们找到了人族的强者,交给你,而你,只能保证在混沌一族覆灭之前,不会在伪道上动手脚?”
苏宇笑道:“对,而且,还有一点,你们的人,不会针对我们,否则……该动手还是会动手的!”
月天尊试探道:“那其他的合作,又是如何个合作法?”
苏宇笑呵呵道:“这个……不太好告诉你们!不过既然想合作,我也不介意透露一些消息!混沌一脉,有我们的人!关键时刻,自然可以给对方致命一击!若不是如此,我们也难抓到紫烟这些人!”
苏宇笑眯眯道:“二位,话便说到这个份上,若是有兴趣的话,可以试试合作一次!二位可以等我消息,接下来,我这一脉,准备对他们发起一次袭杀……若是你们有兴趣,我们可以短暂联手一次试试看……万族死了这么多准王,我们也死了一些,倒是混沌一脉没什么损失,合作一次,杀几尊准王如何?”
两人对视一眼,摩天尊冷冷道:“我和月天尊,无法做主,何况,此次仙族不在,更是无法决策!”
苏宇笑道:“仙族聪明人多,会衡量的!答应的话,可以继续扫荡,扫几位人族强者出来,交给我,当做合作的投名状……若是不愿意,那就罢了!”
“交给你,只有简单的许诺?”
月天尊冷冷道:“是不是要求太多了!”
苏宇笑道:“也是,那这样,你们交给我们人族强者,我送你们一些进入混沌山,不会被古兽排斥的阵符!否则,到了混沌山,古兽才是你们最大的威胁!混沌一脉和我们一脉,进入混沌山,可不会被古兽针对,你们……只能自求多福了!”
此话一出,两人眼神一亮!
“此言当真?”
苏宇笑道:“当然,这禁天大阵,只有我们和混沌一脉的人才会!之前封印气息,你们都看到了,我们会,他们也会,唯独你们……不会!这样的话,你们进入混沌山,根本无法长久逗留,深处的古兽,甚至有天尊乃至规则之主存在!”
两人脸色这次变了。
阵符,外加不会动那些伪道强者,这是传火一脉给出的承诺,而要求也简单,需要人族的强者交换。
摩天尊沉声道:“若是找不到人族的强者呢?”
苏宇笑道:“真找不到就算了,当然,被你们杀了,那我会知道的,你们当中……不会真以为没有我们和混沌一族的棋子吧?别的不说,三月和我人族还是交好的,这一点你们自己也知晓!雷暴也是如此,你们难道不知,百战其实和巨人一族,有联姻吗?不会真不知道吧?天命那个墙头草,找他随意聊几句,他也不介意卖一些消息给我们,还有其他人……我就不多说了!”
苏宇笑呵呵道:“包括那些伪道强者,我想了解消息,太简单了!”
“二位,我既然敢提出这个要求,自然是有把握的!”
“你们最好也做好保密工作,最好合作的事情,仅限于一些天尊知晓,千万别到处传,若是合道都知道了,大概混沌一脉也知道了!”
别扭!
难受!
这是月天尊和摩天尊的感受,一切好像都在别人的算计中,他们的身边,也许一直都有别人的眼睛,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如今,他们的敌人,居然在提醒他们,需要保密!
太让人难受了!
“那我们如何联系你……”
苏宇笑了,“简单,我分身无数,当你们想找我的时候,在人多的地方喊一声‘大胆狂徒’,我的分身,自然会去接触你们!”
这算什么?
两人脸色愈加难看了!
这是说,他们的一举一动,真的都在此人监控之中?
市長大人好悶騷 雙料女王
找个人多的地方,喊一声就行!
他们有心不信!
可是……可是万一呢?
月天尊压下心中的火气和杀意,看向六翼,低沉道:“那六翼,你可以放了吗?”
苏宇笑道:“当然,小问题,六翼也许是接下来我们对付混沌一族的猛将,速度很快的,我喜欢他,岂会让他去死!”
说着,苏宇笑道:“不过,我需要恢复他的神智,免得他动不动就自爆了!”
说完,苏宇一指点出,大道之力蔓延,很快,接触到了六翼的大道之力,苏宇迅速抽取其中的混乱意志。
片刻后,随手一丢,将六翼丢到了月天尊那边。
月天尊迅速后退一步,可此刻,六翼并未发疯,尝试着连接了一下大道,接着,六翼恢复了天王的气息,然而,六翼却是心如死灰,扭头看向苏宇,咬牙切齿:“我……此生便会受制于你们?”
苏宇笑道:“可以换道,换真正的大道,我又没阻拦你!只是此刻,需要战力,你最好还是考虑清楚了!你们修炼伪道,难道是我逼迫你们的?六翼,我不杀你,杀你毫无意义!只是让几位天尊明白,我……随时可以掌控你们!”
月天尊也是暗暗心惊。
这家伙,这就解开了六翼的控制,之前也轻松控制了六翼。
六翼好歹也是实力不弱得准王,他说放就给放了!
苏宇轻笑道:“几位若是没有别的事,那我就要先告辞了!”
说完,笑道:“不杀我,那我可就走了?”
月天尊和摩天尊蠢蠢欲动,却是不知道该不该出手拿下他,又看着四周那些分身,都是皱眉。
而此刻,苏宇轻轻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一道身影浮现,瞬间化为门户,通天侯声音传来,带着笑意:“副脉主,要去哪,通天为你服务!”
“随便走!”
“收到!”
嗡地一声,苏宇消失在原地。
誤入妖爪:夫君到我碗裏來 小笑酥
四周,大量分身,瞬间消失。
而远处,蓝天那准王实力的本尊,也瞬间消失不见。
摩天尊想追,月天尊抬手拦下了他,咬牙道:“追什么,一个分身,你追上了又如何?通天侯!这家伙……居然在这!”
这传火一脉,此刻给他的感觉,很危险,很神秘。
他有些抓狂,“摩天尊,你说……他之前说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摩天尊沉默,不好说。
但是他们知道,这一切,都不在他们掌控之中了!
……
而远处,苏宇背后都被汗浸透了!
吓死爹了!
还是蓝天的分身给力,弄的这两位天尊,也没办法判断他是不是分身。
苏宇惊吓之后,很快露出了笑容,有些疯狂的笑容。
合作……不好吗?
也许我还能从敌人手中,接收一些人族的强者,这才有趣,明知是资敌,摩天尊他们也许都得硬着头皮送过来!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