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d5j优美小說 女神的合租神棍 阿帕奇-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噩夢熱推-e30hg

都市小說 / 7 11 月, 2020 /

女神的合租神棍
小說推薦女神的合租神棍
之所以选择单来雨四人。
是因为四人足够强。
有名望。
而且颇有心机。
花名册上的名单真假难辨,只能保证一半是真的,而如果想将它变成对付鬼相门的利器,那就需要足够聪明的人去操作。
单来雨不必多说。
心机,实力一样不缺。
秦宁已经领教过。
至于柳长生,看似抠门,实则更抠门,但一庄庄主的能力绝对不容小看,秦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胜得过他。
王越峰亦是老手。
跟老瞎子混了这么多年,能在外保持一本正经的高人模样,其实是窑子里的常客而不被人知道,自然也不简单。
唯一让秦宁担心的是姜正义。
这厮嗜酒如命。
别看正经时候会把酒给停了。
但鬼知道他会不会忽然喝多了误事。
所以秦宁大手一挥,把曾建和吴擎安排了给他,这两人贱归贱,但都不简单,尤其是曾建,时至今日恐怕没几个人知道这贱人的实力绝对能在玄门排的上号。
但是为了防止两人玩过头,秦宁把铁笔相同样拉到了姜正义身边,有齐中兴等人压着,这两人也能稍微消停点。
至于其他三人的助手。
秦宁也适时的商量了一通,最后叶天诚的几个铁杆安排到了柳长生手下。
而单来雨的助手则是八景山几家。
至于其余的大都给了王越峰。
等完毕后。
秦宁便宣布了散会。
而外面老李和诸位掌门也敲定了关于对外交流事务组的一些人选,完事后老李还拉着几人去参加了天相国师的新闻发布会。
现在天相国师剧组。
绝对是头条的常客。
乾坤圖 十年殘夢
时不时爆出哪位巨星会参演,甚至一些常年不参与电视剧的电影大咖都表示会参与客串。
这让定性为网剧的天相国师剧组,热度更是一塌糊涂。
原本之前完全是靠钱炒出来的热度,此时也是真真正正的坐实了最期待网剧的排名。
各大掌门也很上心。
一旦天相国师这部网剧成功了。
那玄门影视计划绝对可行。
而这样的后果,是让身为投资人以及选角导演的老李不得不提着已然生锈的宝刀在上战场,大战群魔。
最后是秦宁着实看不下去。
偷摸的给司徒飞打了个电话。
原本和文雪风花雪月的司徒飞在得知自己被客串,而且还是一个太监后,暴怒不已。
提着鬼头刀从云腾杀到了沧澜。
等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时分。
但是司徒飞全然不在乎,他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手里的鬼头大刀更是煞气重重。
站在酒店门口。
吓的酒店工作人员一个个瑟瑟发抖,酒店经理急忙吩咐手下人赶忙报警,然后战战兢兢道:“这位先生,你不要冲动,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
“李小凤在哪个房间?”司徒飞冷声问道。
酒店经理咽了口口水,道:“李小凤?”
“什么天相国师剧组的选角导演。”司徒飞道。
酒店李经理却顾左言他,也不正面回答,最后当司徒飞将鬼头大刀架在了脖子上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十六楼,16222。”
司徒飞没有理会。
直接乘坐电梯上了十六楼。
等到了老李房间门口,耳朵贴着门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萎靡之音后,他退了两步晃了晃脖子,眼中凶光一闪,鬼头大刀直接劈上前去。
砰!
屋门破裂。
里面传来一声声尖叫。
司徒飞破门而入,无视了床上两个拿着被子遮掩身子的女人,目光阴森的在这房间里扫来扫去。
“你他妈谁啊?”这时,床的另一侧,老李钻出半个脑袋来,换了个较为尖锐的声音,怒声道:“干什么的?”
屋里光线挺暗。
老李一张脸和之前也有了极大的变化,而且此时还有些脏兮兮的,带着一些灰尘,司徒飞一时间没认出来,紧忙就是道:“抱歉抱歉,踹错门了。”
他跑到门口。
看门牌的确没错,不由的皱了皱眉。
“难不成是老李这王八犊子已经知道我要来,故意让酒店经理蒙我的?”司徒飞嘟囔了一身。
重生之神級修真 淡茶學飲
而躲在床后面,只敢漏半张脸的老李一颗心都快到嗓子眼了,急忙又是喊道:“你大半夜砸我门,我要报警了啊!”
“别啊。”
司徒飞忙是赔笑,道:“意外,纯粹就是个意外,门,我赔钱,别报警啊,这影响多不好,你们继续,继续。”
边赔笑。
他边往后退。
只是刚退了出去,黄瘪三的大嗓门就是传来:“飞仔也来了?哟呵,这找老李探讨感情呢?”
“坏事了!”老李心里一惊。
在往窗户看。
十六楼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但灵机一动,忙是先套了两件衣服,然后装着害怕的捂着鼻子和嘴巴凑到了门口:“吓死我了,工作人员呢?保安呢!我要报警!”
司徒飞还是有些尴尬。
不过当老李走到门口时,黄瘪三正晃晃悠悠走过来,惊讶道:“你们玩的有点嗨吧?老李,你捂着嘴干嘛?受伤了?”
姐的妖嬈人生
“你大爷!”李老道骂了一声。
然后拔腿就跑。
“李小凤!”司徒飞暴怒,提着鬼头刀就追了上去:“我他妈活劈了你!”
老李真不敢停下来。
不然就算是不被活劈,恐怕也得鼻青脸肿,跑到秦宁门口就是喊道:“师父,救我啊!”
“滚!”
秦宁连门没开,只是骂了一声。
老李痛骂不讲义气,随后转身再跑。
棄婦有喜之金牌農家媳
司徒飞紧追不舍。
誓要出口恶气……
第二天一早。
秦宁正和许青青在餐厅里吃着早餐。
盯着黑眼袋,双眼泛红,极为狼狈的李老道气喘吁吁而来,坐在旁边也顾不上别的,忙是拿起吃的就往嘴里咽。
“你慢点,别噎着。”许青青递过一碗粥,道。
老李摆摆手。
他跑了整整一晚上。
身心俱疲。
等好不容易缓过来劲,他看了眼左右,忙是道:“师父,咱们走吧?”
“去哪?”秦宁疑惑道。
老李忙道:“讨伐鬼相啊!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单来雨他们都已经出发了,咱不能就这么干坐着了是吧?要主动出击!”
秦宁不慌不忙,道:“急什么?等一个机会。”
“师父,机会是人创造的,不是等来的。”老李苦口婆娑的劝说不停:“针对鬼相,我们必须要占据主动权,否则以他的实力,我们一旦陷入被动会很麻烦,而主动出击,永远是最合适的。”
秦宁瞥了他一眼,道:“主动出击?怎么出击?他现在在哪都不知道。”
老李急忙道:“童妖啊,您肯定在童妖身上动了手脚,咱可以顺藤摸瓜啊,而且童妖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如果她也不知道鬼相真正的计划呢?直觉告诉我,鬼相肯定在搞别的,万鬼之气有可能就是个幌子。”
秦宁眯了眯眼睛。
虽然这是老李想要急于逃命想出来的措辞。
但还真有这个可能。
老李一眼就瞧出秦宁意动,急忙就是劝个不停。
恨不得立马就去斩妖除魔。
秦宁有些不耐烦,道:“走也得吃完饭吧?做法追踪不需要时间啊?”
老李道:“时不待我,路上准备。”
“滚一边去,别来烦我。”秦宁回应道。
老李忙是起身,道:“那这样,我先去江东一趟等您消息。”
眼见秦宁不帮。
老李知道自己唯一的机会就在白晓璇那里。
大当家的出山。
莫说司徒飞了,秦宁都得歇菜。
秦宁嗤笑了一声。
而老李刚走了没两步,却感觉背后传来一股巨力,随后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在地上连滚了七八圈才是停下来。
“司徒飞!你他妈想要我命是不是?”老李捂着腰,爬起来后就是怒声道:“过分了吧你?”
司徒飞不想废话。
抄起椅子就要抡上去打。
老李拔腿再跑,一个劲的绕着秦宁吃饭的桌子转圈圈,司徒飞也不敢掀桌子,只能道:“师父,要不您两位先去旁边吃?回头我请客吃顿好的。”
“你昨晚一晚上没追上他?”秦宁皱眉。
司徒飞咬牙切齿道:“这个王八蛋,把我往警局里带。”
秦宁翻了翻白眼。
这时。
他身上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瞧发现是白晓璇打来的,先凑到一旁接了个电话:“怎么了?”
“我做噩梦了,连着三天。”白晓璇有些疲倦的声音传来:“同一个梦,是一个凤冠霞帔的小女孩向我求救。”
秦宁脸色微变,道:“等我。”
挂了电话。
秦宁脸色略有些阴沉不定。
“发生什么事了吗?”许青青担忧的问道。
秦宁摇头,道:“没什么大事。”
许青青点头,她知道秦宁有要事要做,当下道:“我和狐狸姐下午回云腾。”
舌尖上的唐朝
三生夢:絕色狐妃傾天下
秦宁点了点头,而后道:“你们两个,差不多得了,收拾收拾准备走了。”
司徒飞刚抓住老李,听秦宁这般说,忙是对着老李锤了两拳,而后扔到一旁后,疑惑的问道:“去哪?”
溯緣 月淩波
“先去江东。”秦宁晃了晃脖子,道:“老李,去通知一下叶天诚,该干活了。”
“不用通知了。”
叶天诚的声音传来,他虎步龙腾而来,自信满满道:“你我的较量从现在开始,而我,已经早早的准备完毕随时出发,而你,因为女人连耽误出行时间,这一次,我先赢了!”
絕色公主霸道夫
“你他妈有病吧?”
秦宁心里一阵抽搐。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