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00a熱門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八十六章 堵路分享-dhrj9

言情小說 / 7 11 月, 2020 /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鲁王此时在御花园乱走,就是奔着缘分来的。
缘分很好的话,遇到贤妃给他选中的王妃,而且这个王妃貌美如花天下下凡。
缘分一般好的话,遇到一个不是他王妃的女子,这女子也是貌美如花,天下下凡。
总之不管怎么样,遇到貌美如花天下下凡的女孩子,就是他的缘分了。
某不科學的異界航媽
但现在他真的遇到了,却没有脸红心跳,只有心惊肉跳。
“缘缘分?”他结结巴巴道,“没有没有吧!”
“怎么没有。”眼前的美人将扇子拍了拍山石,笑颜如花,“我在这里坐着,鲁王偏偏也在这里经过,难道不是缘分?”
是不是的,鲁王也不敢说了,挤出一丝笑:“那,我可以走了吗?”
陈丹朱对他一笑:“当然可以啊。”
鲁王松口气,慢慢的向陈丹朱这边挪来,要离开湖边到大路上,只能从这里经过,一步两步三步,终于接近了坐着的女孩子,只要再一步两步就能——
“殿下。”陈丹朱忽的伸手,“你带的这是什么?”
鲁王早有戒备,机敏的按住腰向后跳了一步,躲开了女孩子的手:“丹朱小姐,你想干什么?”
陈丹朱笑吟吟说:“不干什么啊。”伸出的手没有收回,继续指着鲁王的腰间,那个织锦福袋,“殿下把这个福袋,给我看看。”
鲁王一瞬间明白了,他伸手紧紧按住腰间的福袋。
他当然最清楚这福袋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的终身大事。
陈丹朱是来抢劫的,抢的不是福袋,是他这个人!
“不不行。”他大着胆子威胁,“这是陛下和国师赐予的,不能随便给人看。”
陈丹朱哪里怕他这个威胁,已经站起来:“我又不是随便的人,拿来,让我看看里面的佛偈。”
连佛偈都知道,意图就更明确了,要知道待会儿女子们拿到的六十六个福袋中,唯有三人的内容是和三个亲王一模一样,此所谓天作之合。
陈丹朱她是要先看自己的佛偈,然后再去女客们中抢跟自己一样的那个吧。
陈丹朱貌美如花,但如果她做自己的王妃——鲁王想都不敢想,他还想后退,但让他意外的是,陈丹朱没有再上前,而坐下来,神情郁郁的叹口气。
“殿下。”她幽幽说道,“我吓到你了吗?”
吓是有点吓到,毕竟陈丹朱恶名赫赫,但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身姿如细柳,长长的睫毛垂下,小脸怅然苍白,哪里有半点凶恶的样子,鲁王不由站住脚。
“我知道,大家都讨厌我。”陈丹朱喃喃说道,“谁都不想见到,跟我说话——”
鲁王看到女孩子长长睫毛上有泪水闪闪,顿时手足无措——以前只是偷偷看过丹朱小姐几眼,这么近距离说话还是第一次,比远观更娇媚。
“不,不,丹朱小姐,你没吓到我。”他结结巴巴说道,“我也没讨厌你——”
陈丹朱蹙眉忧郁的看他一眼:“那殿下见了我就跑?”
鲁王忙道:“不是跑,我是,是,是有急事。”
陈丹朱哦了声,乖巧的点头:“是啊,殿下心心念的是去看你的王妃。”
時空走私從2000年開始
“也不是心心念。”鲁王忙道,虽然他没成亲,但在女孩子面前不提另外一个女孩子这种男人该有基本道德还是有的,“本王都不知道王妃是谁呢。”
陈丹朱看他一眼:“肯定是比我好的。”
这一眼波流转,鲁王心神荡漾,腿脚有些软,不得不说,丹朱小姐真是从未见过的美人,以前听说三皇子被丹朱小姐所迷惑,他还偷偷的可惜过,丹朱小姐怎么不来迷惑他呢,他怎么也比病歪歪的三皇子好吧。
现在看来,也许,说不定,原来,丹朱小姐果然对他——
“哪有比丹朱小姐更好的。”他忍不住心痒痒的说。
陈丹朱低下头:“殿下休要哄我,你连福袋都不肯给我看看。”
鲁王迟疑一下,从腰里解下福袋,伸手往前递了递:“看,看就给你看一眼吧。”
坐在山石上的女孩子高兴的站起来,冲福袋伸手——
鲁王又将福袋收回去:“我拿着你看看就好,国师,说,别人碰到的话,就,就不吉利。”
陈丹朱哦了声,果然没有再伸手,而是走近一些,站在鲁王面前看他手里:“真好看啊,果然不愧是国师的贺礼,配得上殿下的英姿。”
鲁王得意的挺直了脊背:“也就那样吧,还是——”
他的话没说完,眼角的余光就见身前的女孩子如同猫一般猛地伸出手抓过来——
九劫囚天 彌煞
鲁王啊的一声攥住福袋人灵活的向后退,险险的避开了陈丹朱的手。
“殿下。”女孩子也没有了娇弱乖巧的样子,眉眼犀利凶狠,“把福袋给我!”
鲁王攥紧了福袋如同攥住了命:“不不。”
“你刚才还说我最好。”陈丹朱道,“为什么不肯把你的福袋给我让我做你的王妃?是不是在骗我!”
啊,果然,陈丹朱就是在觊觎他!鲁王又是惊又是怕:“丹朱小姐,你是很好,但这不是我能做主的,是父皇——”
管家你是誰
女孩子展颜一笑再次扑过来“不怕啊,你把它给我,我去跟陛下说。”
那皇帝会打死他的,不,会像五皇子那样圈禁起来,他要是被圈禁就完蛋了,太子不是他的嫡亲兄长,贤妃也不是他生母,没有人替他说好话——唉,丹朱小姐怎么看上他了?都怪他在几个兄弟里(除了三哥)外是长的最风流倜傥的——
“丹朱小姐,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喊啊,你敢喊人来,我就敢说殿下你非礼我。”
鲁王真是吓的面色苍白,陈丹朱实在是太可怕了,前方的路被堵住了,他只能向后退,退,退,脚下忽的一个踉跄,不知哪里伸出来一根藤蔓——
鲁王一声叫噗通仰倒掉进了湖水里,还好那根藤蔓也跟着掉下来,他一只手抓住没有沉下去——另一只手还紧紧的攒着福袋,这是他的命啊。
陈丹朱也被鲁王的落水吓了一跳,待看到那根晃晃悠悠似乎从假山后大树上刚蔓延出来的藤蔓后,又放下心。
“殿下。”她站在湖边,伸出手,“怎么这么不小心,快,把福袋给我,我拉你上来。”
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说这种话,陈丹朱太可怕了,鲁王看手里抓着的藤蔓,这是从假山另一边的茂密的大树下蔓延来的,顺着正好能绕过去——
慌乱过后,鲁王水性也恢复了,一手抓着藤蔓,一手划水,哗啦啦的游走了。
陈丹朱站在湖边哎了声,再看向假山,假山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那人对她轻轻摇头,陈丹朱没有再说话,探身看着确认鲁王安全的游到另一边。
鲁王没有直接爬上去,还防备着陈丹朱追来,只要陈丹朱敢追来,他就敢在湖里泡着不出来。
鲁王大喊一个太监的名字——想到这个,更欲哭无泪,为了方便偷看贵女们,他特意让随身的太监躲起来别打扰他。
不多时在路口等着的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来——
“殿下——你怎么掉湖水里了!”
“闭嘴——别喊了,快拉我上去。”
几声呵斥,湿淋淋的鲁王被太监扶着一溜烟的跑了。
陈丹朱转头对站在假山上的楚鱼容道:“你怎么把他绊倒落水了?人跑了没拿到啊。”
那根藤蔓很明显是被人扔过来的。
楚鱼容笑道:“不用非要拿到福袋,让人知道你跟他接触过就行了。”
妃常狠毒,天才大小姐 雪夜妖妃
那把鲁王放走就好了嘛,还把人推下水,也太惨了,六皇子果然爱捉弄人,金瑶公主小时候只是被骗躺着、多跑几下路什么的真是太幸运了。
陈丹朱笑道:“这也没人看到啊。”
楚鱼容从假山上走下来:“也不能真被人看到,到时候安排人喊一声看到了,五哥也没办法反驳。”
陈丹朱盯着他,挑挑眉:“你对你五哥这么好,你五哥知道吗?”
楚鱼容微微笑:“我的好都在心里,五哥不需要知道。”
他们正说话,树丛间又有鸟鸣声。
“找你的人来了。”楚鱼容对陈丹朱低声说。
随之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夹杂着喊声“丹朱小姐”“丹朱郡主”
陈丹朱看楚鱼容。
楚鱼容对她一笑:“五哥已经下场了,下一个该我了。”
陈丹朱故作认真,问:“用我把你也推下湖吗?”
楚鱼容哈哈一笑,将披风帽子拉起遮盖在头上:“不用,我自己来。”说罢再对陈丹朱轻轻一笑,眼波流转,人转过身如风一般掠走了。
陈丹朱站在湖边呆呆一刻,心里啧啧两声,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病歪歪的要死的皇子?
别人都死了,这位六皇子都不会死。
“丹朱小姐!”
喊声在更近的地方响起。
陈丹朱不急不慌坐在假山石头上,很快四个宫女出现在视线里。
“丹朱小姐——”
“真是的,跑哪里去——”
“啊——”
少年武宗 儽神
巧姻緣,暗王的絕色傻妃
宫女们喊着抱怨着,忽的看到湖边坐着的女孩子,正摇着扇子看着她们,四人吓的尖叫一声。
“丹,丹朱小姐。”一个宫女挤出一丝笑,“您在这里啊,我们正在找你。”
陈丹朱笑吟吟道:“我听到了。”
听到了为什么不回答啊,宫女们笑的僵硬。
“我想着你们看不到我,就不找了。”陈丹朱笑着说。
丹朱小姐真的是——可怕,宫女稳住心神堆笑施礼:“丹朱小姐,快过去吧,贤妃娘娘让大家都过去呢,就等丹朱小姐了。”
陈丹朱甜甜一笑:“好啊。”站起身来。


Tags : | |